您的位置 : 首页 > 资讯 > 【多余的人偶无弹窗完本完整版】主角寻思

【多余的人偶无弹窗完本完整版】主角寻思

发表时间:2021-08-18 05:46:55    人气:    栏目:资讯
多余的人偶

《多余的人偶》由网络作家王小祉所著,终于迎来了精彩的大结局,寻思这两位主角会有怎样的结局呢?是悲伤或是喜悦或是幸福,这些悬念都将在这章精彩的结局内容中为你揭晓,精彩内容如下:我陈臻,有一天突然收到一封莫名其妙的邮件,说我马上就要死了……果不其然,几天后我遭遇了车祸,幸运的是被一位小明星给救了。但这只是开始,事情一件接着一件,我被莫名其妙污蔑成凶手。而自己的记忆也开始出现混乱……

...

作者:王小祉 状态:连载中 类型:科幻
立即阅读

《多余的人偶》 小说介绍

王小祉新书《多余的人偶》由王小祉所编写的科幻风格的小说,主角寻思,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 我足足在车子旁边蹲了两个小时。直到暮色降临,卷毛才再度出现。这次他戴了一个大大的墨镜,身着一条大花裤,穿着大拖鞋的样子,仿佛要去 ...

《多余的人偶》 第十二章 所谓安全就是住在一起

我足足在车子旁边蹲了两个小时。

直到暮色降临,卷毛才再度出现。这次他戴了一个大大的墨镜,身着一条大花裤,穿着大拖鞋的样子,仿佛要去海边度假。

“久等了!”拖长的尾音还顺带带了一个饱嗝。

“你的助理呢?”我往后张望了一下,肚子也顺便暗自抗议了一下。

他打开车门,把我推到副座驾上,后说:“放心,这里只有我和你。”

我点点头,松了一口气,接着追问道:“电话打了吗?”

卷毛一点也不着急:“还没,刚才不方便,回去打吧。”

毕竟是来工作的,帮我也是顺带,我不好意思强求。

沉默了一会,才意识到他刚刚说的是“回去”。

“回哪儿?”我问道。不是说好找一个新住处吗?

卷毛没回应我,眼睛被墨镜挡着看不清神情。

感觉有些奇怪。

我假装咳嗽了一声,又重复了刚刚的问题。

他才往我这边看了一眼。

“对了,车上有些吃的。你要是饿了自己拿。”

我一听,扭着身子从后面的座椅上捞东西,却被自己的裤兜硌得有些疼。这才想起兜里还揣着一顶签了沈亦诚亲笔签名的限量版棒球帽。

我费力地从兜里掏出这顶帽子,没想到还顺出了一团纸条,直接崩到卷毛的脸上,接着又反弹到了仪表盘。

“啊抱歉,我不是故意的。”

卷毛瞄了一眼那团纸,一边目视前方,一边捡起那团纸,用一只手抖了抖纸团,读道:“JIN……”

关于昨晚酒吧里那位梨涡美女的一笑一颦一下子浮现出来。

差点忘了,她还约我来着。

“小票而已。”我赶紧抢了过来。

“骗人我才是行家——”他透过眼镜的缝隙,瞟了我一眼,意味深长地说了一句。

“行家,您打算带我去哪?”我把纸团又揉了揉塞回兜里,然后挥着刚刚掏出来的帽子问:“这顶帽子能送给我吗?我小妹是您的忠实粉丝。”

卷毛斜眼看了看那顶已经被我捏得不成样子的限量版棒球帽,“既然是粉丝,我怎么能小气呢,拿去吧!”

他打了方向,“待会我们去全巴黎最安全的地方。”

这话一说,我顿时有种不详的预感。

“难道是警察局?”我问道,“你不会真的是抓我邀功的吧?”

他看了我一眼,语气嘲讽地说道:“怕什么?你沈哥我是这种人吗?”

不好说,咱俩又不熟。“那是哪?”

“去了就知道了。”卷毛伸手去按车载蓝牙的开关。

我盯着他的动作,犹豫了一会,说道:“对了,之前那天晚上谢谢你了。”

“那天晚上?”他回忆了一会,有些疑惑:“你哪天晚上伺候过我?”

“这——”我觉得他的脑回路和我对不上,连忙解释道:“就那天在王老板门口的酒驾……”

他认真地回忆了一会:“你是说那天在烧烤店门口吗?”

我点点头,“那天如果不是你,我估计就得去太平间躺着了。”

他转头看了我一眼,笑着说道:“那你拿什么谢我?”

“这——”我干巴巴地笑了两声。这话怎么接?一般都是我对妹子说的啊。

“逗你玩呢。”

车子到了车库口,两个穿着警察制服的人拦住了他。卷毛探出头,摘下墨镜和他们打了一声招呼,那两人就直接放行了。

“对了还有,你是怎么知道我在那家餐厅的?”我问道。

“因为我是沈亦诚——”他回过头来说这话时,已经把墨镜戴上了。如果镜片可以自动调色,再加一颗亮晶晶的四角星,简直就是一位中二少年。

我撇了一下嘴,没有接话。

下车后,我拖着一个大行李箱,低着头跟在他后面,生怕被人发现。

他本来走在前面,突然又折回来走到我旁边,单手搭在我的肩膀上,押着我往酒店走。看上去就是一位大明星拉着一位受苦受累的助理。

一进房门,他便得意地转头向我炫耀:“怎样?这里安全不?”

我把行李搁在门旁的行李柜里,仔细打量着眼前这五星级豪华配置的酒店。

进门就是一个大柜子,中间用一个挡板隔开,一边是行李柜,一边是普通衣柜。衣柜里挂着两套浴袍,其中一件的外套已经被扔在外面的沙发上。

走过沙发,旁边的落地灯是明显的后现代主义风格。两根黑色的铁丝交织在一起,如螺旋般地往上伸长,在离地一米左右的距离绕成了一个半瓢形。昏黄色的灯光洒了个半瓢形的阴影。

棉麻质地的地毯隔音效果很好,脚踩在上面几乎听不到一丝声音。我走到落地窗前,窗外有一个大约宽度不到两米的阳台,有两张黑色躺椅以及一张黑色小圆桌。小圆桌上摆着一杯喝到一半的生啤。

我拉好白色窗帘,确认外面看不到里面之后,才回头对卷毛说:“今晚我睡哪里?”

毕竟纵观整个房间,只有一张大床。

“沙发。”他指了指沙发,然后走到旁边坐下,拿起旁边小木桌上的电话,拨给服务台,“Pleasesend402ablanket.Thanks.”

我撇了一下嘴,无力反驳。突然意识到还没有给Bernard的酒店打电话,于是提醒卷毛,“刚刚说给Bernard的酒店打电话那事,别忘了!”

他指着手机招呼我过去。

我弯下腰,扫了一眼,就是之前从网上扒下来发给他的电话号码。

“是是是,你快点!”我催促道,“你就说咱们晚上过去吃饭,点名要他。”

虽然有点不合时宜,但我说完吃饭两字之后,肚子又不合时宜地叫了一声。

卷毛咧嘴笑笑,指了指靠近衣柜旁边桌子上的一堆零食,说道:“那儿有一堆吃的,可以先垫个肚子。”接着麻溜地拨通了电话。

我踱步走到那桌子旁边,上面摆着法国的一些特色小食,包装外贴着价格标签。桌子下面是一小型冰箱,打开后发现里面冷藏着各种好酒,还有当季的水果。

我思忖了一会,拿了看上去最便宜的矿泉水。

此时躺在沙发上的沈亦诚正专注地打电话。

电话对面传来一个甜美的女声。

“Hello?CanyouspeakChinese?”卷毛问道。

对面停顿了一下,过了不到半分钟,只见卷毛懒洋洋地说道:“您这儿吃饭需要提前订吗?”

“好嘞。那我八点过去——哎等会儿,我看看时间,有点儿赶,八点半吧。”

“主厨是那个Victor-JeanBernard吗?”

我想了想,打开手机备忘录写了几句话,放到卷毛面前。

“这样啊,真是非常抱歉!”

“对,真的非常可惜。那您知道他住哪儿吗?”

“不能透露隐私?是这样,之前呢,我有幸尝过Bernard先生的美食,实在很让人怀念。我就是想表达一下我的悲痛之情。”

“嗯,谢谢了!”

我看着卷毛拿腔拿调地操着一口略带京片子的流利中文打完电话之后,只觉着心中有一万头野马奔跑而过。

“一般这种五星酒店的前台都是会各国语言的。”卷毛自来熟地拿过我的手机,在备忘录写了一个地址——拉雪兹,说:“后天,他们在这里举行送别仪式。”

他把手机交回到我的手上,歪着脑袋看我:“你要干嘛?”

“去看看。”我回道,“葬礼的话,家人总会在的吧。我想和他们聊聊。”

“你脑子瓦特了?”卷毛按住我,打开手机,快速地滑到一篇新闻,递到我面前说:“你看这个,他的家属已经被保护起来了。你过去不是自投罗网吗?”

“我自有办法。”我故作轻松地哈哈了两声。

卷毛透过墨镜盯着我。“真不说?”

我看着戴墨镜的卷毛,:“你们这些艺人,非工作时间也要戴墨镜吗?”

一边说着一边伸手去摘,就被卷毛一巴掌拍掉了。

“破相了?”我揉了揉手,心想这手劲儿可真大。

“眼睛发炎。”他推了推眼镜,回道。

我依稀想起下午他好像拍了场雨戏。看这样子,估计淋了不少雨。

“我看看?”

“不用。”他挥了挥手,耸拉着肩膀,没有镜头前的精神气,看上去有些疲惫,直接往沙发上一躺:“没事你去洗个澡吧,身上还有血腥味呢。我等你去吃饭。”

“你不是在剧组吃过了吗?”

“随便吃了两口,想着你还饿着肚子就先出来了。”他戴着墨镜,手枕在脑后,双腿交叉靠在前面的茶几上,一副老大哥的模样。

我翻了一个白眼。

等我冲完澡之后,看到卷毛躺在沙发上睡着了。上半身歪斜着,全然没有明星该注意的仪态。

他戴着墨镜,手机还被捏在手里,亮着屏幕,可能屏幕熄灭时间设置了永久。我小心翼翼地从他手里拉出手机时,屏幕还停留在他查看的页面。

拉雪兹公墓。他也在查这个。

我犹豫了一会,把手机屏幕关了搁在茶几上,再把床上的小毛毯拉过来给他盖上,熄灭了旁边的落地灯。

屋子里顿时一片寂静。我来到窗边,拉起窗帘的一角,透过缝隙往外看去。外面灯光璀璨,车水马龙。

人总是在这种时候开始想家。

我摸了摸手机,最近的联系人里躺着小妹,还有爸妈。

小妹的聊天记录还停留在早上。

我突然贼心四起,踮着脚走到卷毛旁边。他的呼吸声稳沉静,应该已经进入了梦乡。

于是我打开原生相机,将摄像头对准了他的脸。

卷毛的大脸赫然跃现在屏幕里,泛着油腻腻的光。

咔!

猝不及防的声音吓得我立马捂住了手机。这才想起,这手机是从日本代购回来防偷拍的,关不掉的声音以及自动打开的闪光灯。

我站在黑暗里,一动不动地盯着卷毛,生怕他突然间醒来。

还好,他只是哼了一声,翻了个身继续睡去。

于是,我又踮着脚走到床边,舒展四肢躺了下去。

“小妹。”我故作深沉地发了一条微信过去。

过了1分钟,没有回。

我撇撇嘴,直接把刚刚拍的那张满脸油光的卷毛发了过去。

不到三十秒,点击撤回。

小妹立刻连着回了四个问号。

我内心窃喜:知道后悔了吗?

“这特么是哪个丑逼?”她问道,发了一个挑眉的表情。

“你的沈老师。”我憋笑地回道。

“!!!”她又回了三个感叹号。

现在的年轻人真是,话都不好好说了。

“造谣!”小妹又发了一条,“我们沈老师有那么丑吗?”

“。”我很高冷地回了一个句号。

“你再发一遍!”小妹回道。

“不了,发别人丑照不好。”我回道。

接着安心地切换程序,打开Google,不再理会小妹之后的微信轰炸。

这种装完逼就跑的感觉真好。

我对着Google显示的地理位置,在黑暗里思考了一会,寻思着怎么和Bernard的家属进行交流。困意渐起,在手机还没砸脸上之前先定好的闹钟,然后才放心合上眼。

多余的人偶
王小祉/著| 科幻| 连载中
《多余的人偶》由网络作家王小祉所著,终于迎来了精彩的大结局,寻思这两位主角会有怎样的结局呢?是悲伤或是喜悦或是幸福,这些悬念都将在这章精彩的结局内容中为你揭晓,精彩内容如下:我陈臻,有一天突然收到一封莫名其妙的邮件,说我马上就要死了……果不其然,几天后我遭遇了车祸,幸运的是被一位小明星给救了。但这只是开始,事情一件接着一件,我被莫名其妙污蔑成凶手。而自己的记忆也开始出现混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