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言情 > 子夜西楼
子夜西楼

子夜西楼 月梢 著

完结 雅儿梅花

更新时间:2021-07-15 06:12:54  人气:
完结小说《子夜西楼》是月梢最新写的一本言情类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雅儿梅花,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废柴功夫少女遭遇腹黑病二少与冷艳美少年......  某女:嫁不嫁,你说了不算~推倒了,我也能逃~  腹黑男1号:什么都看了,不嫁我嫁谁!  冷艳男2号:都拜过堂了,不嫁我嫁谁!  你们都是有秘密的人,偶不想知道你们的秘密,所以偶脚底抹油,开溜~  ————————————————————————————  群:88895853

...
展开全部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章节预览

“谢夫人夸奖!”西楼施了一礼,然后低头站在那里不再说话,看上去温顺柔弱,林氏见她不张扬,心里也有些喜欢,又吩咐道:“梅落,进来!”

“哎,奴婢来了!”从门外进来一人,西楼刚才进来时曾见过,素眉秀颜,气质温婉,原来她就是林氏的大丫鬟梅落。

梅落给诸位主子行了礼,便问:“夫人叫奴婢,不知有何吩咐?”

林氏笑道:“今天佑承、佑安有心了,我很高兴。西楼吹得不错,有赏!梅落,拿个荷包赏给西楼。”

“是,夫人。”说着,梅落从怀里掏出个红色的荷包,递到西楼手上。西楼将荷包捏着手里,里面估计装了些银锞子,有些分量。又摊开手瞧了瞧,小巧玲珑,上面绣了支白梅,在火红映衬下愈发纤尘不染,傲然独立。这应该是梅落绣的吧。她看着喜欢,小声嘀咕了一句:“绣得真美!谢谢姐姐。”抬头微笑着看向梅落,站在她身旁的梅落也笑笑,点头谢过她的赞赏,然后退到了一边。不知为何,西楼总觉得这笑容有些冷淡疏离。她来不及细想,忙捧着荷包,向林氏及众人行礼,谢赏。

这时,坐在林氏身边的刘子珊开腔了,阴阳怪气地说道:“呵呵,西楼你也不必如此多礼了,母亲都赞你技艺非凡,我也觉得那些乐馆的伶人都未必比得上你啊,这赏你就不必客气了,收着吧,也是你应得的!”

此话一处,屋里众人面色皆变。李佑承铁青着一张脸,眼中闪着怒火,正欲发作。他刚要说话,却被坐在他身边的李佑安按住了。他有些不解,扭头一看,此时李佑安冲他摇摇头,示意他不要说话,刚上来的火气,被这么一拦,消了大半,只是脸色仍不好看。李佑安见大哥冷静下来,便转过脸看向西楼。他虽然一脸淡然,可那眼中却满是兴趣盎然之色,刚才拦下大哥,就是想看看这小丫头会如何应对。

西楼听到刘子珊语带讽刺,心里冷哼一声,这年月伶人连丫鬟的地位都不如,她本不愿惹事,今日这大NaiNai却话里有刺,故意贬低于她,着实让她有些不舒服。正在思量是否要回敬一句,却感到有人正紧盯着她看,抬头一看,正撞上李佑安的眼睛,四目相对,西楼的心猛地跳了一下,就看见李佑安托着腮,看着她,黑灰色的眼睛散发着异样的光彩,瞬光一转,隐约感觉到那目光中似乎另有深意,透着狡黠,正饶有兴趣地在她身上逡巡。她赶紧低下头,却又有些按捺不住,是否刚才只是自己的错觉?再抬起头时,那黑灰色又恢复了淡漠。西楼暗叹,自己太敏感了。复又低下头,不再理会众人的眼光。

刘子珊见西楼不言语,越发张狂,轻笑道:“怎么不说话了?也是我妄言了。伶人算什么啊,我看咱们的西楼姑娘可比得上红遍京都的青楼名妓琴幽昙了,呵呵!”

大NaiNai先是将她比作伶人,现在又是妓子,无不是他们这些世家大族眼中的低贱之人。西楼抬眼看着刘子珊右手覆在唇上,朱红的蔻丹在白皙的肌肤上颇为刺目,虽然在笑,可她眼中的妒恨怎么也掩盖不住。

西楼本来憋着一肚子火,现在见她如此神情,反而平静下来,淡淡地说道:“西楼区区下人,自知学艺不精,怎可与当红的艺妓伶人相比。奴婢在此谢谢大NaiNai抬举,西楼佩服大NaiNai虽居于深闺,却识得青楼乐馆的繁华,这份见识自不是如奴婢这般的下人可以比的。只是大NaiNai此话欠妥,如果西楼是妓子,那这李园该是什么地方?”

西楼虽言语平静,实则反唇相讥,笑刘子珊这样的大家闺秀不守规矩,举止轻浮,言语不当,有失体统。若她是妓子,那李园岂不是成了青楼楚馆了?说完,她轻抿嘴唇,微微一笑,虽然只身着丫鬟的服色,可难掩其潇洒淡然之姿。李佑安眼中笑意更盛,这丫头如此镇定自若,还真不简单。而李佑承怔怔地看着西楼,那笑容耀眼夺目,淡雅间,竟有种说不出的妩媚。他的心怦怦地跳动了两下,这笑容如此熟悉……

刘子珊听了西楼的话,咬碎银牙,转头看向李佑承,见他此时正痴痴地望着西楼,不由怒火中烧,蹭的一下站起身,指着西楼骂道:“你!你这个小贱人……”

“刘子珊,闭嘴!”李佑承从忡怔中醒来,听到刘子珊的话实在不堪,忍无可忍,怒喝一声。刘子珊话说到一半,被李佑承喝止,吓得跌坐在椅子上,再说不出一句话来,眼睛红红的,快要哭了。

林氏见状,忙劝解道:“佑承,大过节的,何必发这么大火!吓到子珊了!子珊,你也是,今天是不是酒吃多了,说话没个分寸。”

李佑承应了声“嗯”,便坐在那里不再言语,埋头饮酒。刘子珊已是泪水涟涟,呜咽道:“是,孩儿知道错了!以后再不贪这几杯酒了。”

“好了好了,今儿就到这里吧,你们都去歇着吧!佑承,你陪着子珊回棣棠居吧。”说完,叹了口气,让梅落扶她回房,何氏和李佑安招呼了一声,先一步离开了。

林氏、何氏走后,李佑承站起身叫了刘子珊的贴身丫鬟吟霜进来,扶着刘子珊回去。刘子珊想叫他一起走,可看他脸色吓人,不敢言语,于是先回了棣棠居。

李佑承见人离开了,松了口气,走到西楼跟前,说道:“西楼,今日之事,请你多多包涵!”他满脸愧疚,刚才毕竟是刘子珊先出口伤人。

“不碍事的,大少爷!西楼也有失礼之处,还请大少爷见谅!天色不早大少爷还是早点回去休息吧!”经刘子珊那么一闹,也没能早点脱身,一想到李佑安还在身边,西楼现在不愿再多做纠缠,只想快点离开。

李佑承对西楼自始至终从容淡定的态度颇为欣赏,看向西楼的眼中又多了些暧mei不明的光亮。一时之间,室内悄无声息,突然传来几声轻咳,才将李佑承惊醒。他有些尴尬,忙向李佑安道别,出门去了。

屋子里就剩下李佑安和西楼二人,西楼向李佑安行礼告辞:“二少爷,既然已经无事!奴婢就先行告退了!”

西楼直起身,刚要离开,就听李佑安悠悠地说道:“且慢!”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