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玄幻 > 百练成神
百练成神

百练成神 戒万 著

连载中 祝天祝家

更新时间:2021-10-14 05:17:50  人气:
独家完整版小说《百练成神》是戒万最新写的一本玄幻类型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祝天祝家,书中主要讲述了:子祝天,持一剑,入凡尘,轮三世,造传奇,护心人,弑天下,道不善,亦不恶,临九天,练就神。 一刀,一剑,澌灭一神,一花,一木,独创一界。 左寰宇,右乾坤,问天下谁与争锋,唯我傲视苍穹!...
展开全部
推荐指数:
章节预览

楼台之中,正厅上方,一个白衣老者挺腰端坐于此,看上去,白衣老者应该差不多七十多岁了。

钱程神色正经了起来,朝着白衣老者躬身,恭敬的说道:“师尊。”

见状,想必这个老者便是自己的师傅了,祝天连忙跪下,喊道:“祝天拜见师尊!”

“起来吧!”白衣老者大手一挥,祝天只觉一道无形的力量将自己托举而起。

“谢师尊!”祝天敬道。

白衣老者点了点头,漫不经心的说道:”钱程是你的大师兄,以后你便跟着他学习,若有困难他解决不了,再来烦我!”

尔后,白衣老者眉头骤然皱起,指了指厅中另一个少年,他低眉顺眼,看上去有些胆怯,白衣老者淡淡说道:“这是你二师兄西门庆,没多大搞头,也是个郎中命。”

“啊,西门庆?!”祝天一惊,朝着那叫做西门庆的少年望了一眼。

“怎么了?有问题?”白衣老者眉头一挑,祝天收回视线,摇了摇头,白衣老者再次开口道:“宗门派你们过来帮老夫打理药园,你们在这里自己努力,能够学到多少只看你们自身天赋,老夫还要研究元丹,散了吧!”说完,白衣老者起身离开。

祝天有些目定口呆,望着刚拜的师傅离去的方向,心里苦涩,这不就是师傅领进门,修行在个人。

白衣老者离开后,钱程那副正经样子一下子消失不见,嬉皮笑脸起来了。

祝天向他询问关于白衣老者的事情,钱程嘿嘿一笑,说道:“祝师弟,这老头子虽然不靠谱,可本事大着呢,占尤门长老,五阶炼丹师,在整个圣州算是首屈一指,人送丹王阎正。”

祝天吃一小惊,他知道白衣老者的本领居高,否则占尤门不可能让其掌管元药园,只是不知具体实力,如今得悉,心里倒是并未掀起太大的波澜。

尔后,祝天走到西门庆面前,对着他问候了一声:“西门师兄好!”

西门庆只是笑着点了点头,并没有说话。

这个时候,钱程走了过来,解释道:“祝师弟,你二师兄不是哑巴,就是一个闷葫芦,一整天不说话他都能做到,性格也是有点胆小,你可不要学他那样,否则我非要闷死不可!”

祝天不置可否笑了笑,西门庆则是不屑的切了一声,对着祝天点了点头,便自己去忙自己的事情去了。

“别管这家伙了,他就喜欢做事,让他一人忙去吧,咱们也乐的自在。”钱程瞟了一眼西门庆,然后再道:“祝师弟,你对元药园不熟悉,我带你去逛逛了解了解。”

“有劳钱师兄了!”祝天说了一句,钱程不在意的挥了挥手,说:“自己人,客气什么!”

之后的时辰,钱程,祝天一边逛着元药园,一边交谈着。

祝天大致的了解元药园,还有自己那两个性格迥异的师兄。

钱程可以说是三人之中天资最高的那位,他入门早,已经可以独自炼制二阶丹药,修为也达到了筑元境六重。

二师兄西门庆,乃是羽州一小户郎中的独子,其修炼资质不如钱程,极其普通,武道方面不可,他也不觉沮丧,对炼丹颇有几分兴趣,不过至今未曾结凝本命之火。

要知,结出本命之火,方才乃是踏进炼丹师的第一步。

西门庆之所以能拜入丹王阎正门下,是因为他母亲与阎正有那么一缕亲戚关系。

西门庆天资不足,阎正恨铁不成钢,因此经常训斥打击他,这才导致他如今唯唯诺诺的胆小性格,不过好在他上进心不小。

大衍峰巍峨的峰顶,绵延数十里,元药园十里开外的御虚殿,坐落在整个正峰的巅峰之上,那儿有禁地,占尤门众多长老级别的人物,还有门尊俱驻扎于那。

介绍完占尤门的情况,天色俨然不早了,钱程带着祝天来到他的房间,尔后,钱程低声道:“祝师弟,待天晚下来,师兄带你去一处好地方,保证你过瘾。”

祝天疑惑问什么地方,钱程则是很神秘的说天机不可泄露,然后带着一丝丝猥琐的笑了一声便离开了。

祝天耸了耸肩,回到房间,盘膝坐在床上,闭目养神。

“祝师弟...”不知过了多久,祝天只听外面传来钱程的呼喊声音,睁眼赶忙下床,走了出去。

还未待祝天开口,钱程立即上前拉着祝天的手往一个方向急匆匆奔去。

“钱师兄,我们这是要去哪?怎么如此急忙?”祝天好奇的开口问道。

“嘿嘿!能不着急么?去晚了咱们只能看月亮嘞!”钱程咧嘴笑道,没有说去哪,也未说去干什么,很是神秘呀。

祝天见状,并未多问,紧紧的跟在钱程身后,他想钱师兄总不至于会谋害自己吧。

二人离开元药园,穿过一处幽静的树林,祝天耳畔忽然传来几道少女悦耳的嬉笑声,不禁眉头一皱,隐隐约约明白了什么。

想要开口说道,钱程做了一个嘘声的手势,拉着祝天跃上了一颗大树之上。

祝天定眼一看,前方五十米处乃是一个山泉水潭,此处正是元药园浇灌药材,以及天瑶院饮食所用。

此处,正有六七个盈盈少女在此打水,一旁的院墙下,横拉起一条云白的布幕,那几个少女提着水桶走进去。

倘若祝天再不明白她们这是要做什么,那么祝天就是傻子了。

“钱师兄...”祝天轻声喊道,然而,钱程已听不进了,他那两眼直愣愣,散发着光亮。

祝天心下不由暗道:“若是钱师兄前往地球,看到沙滩那些穿比基尼的女人岂不是要流鼻血身亡。”

天瑶院的灯光照耀,能够清晰的可以看得见一双双玉足,以及印在布幕上的娇躯影像。

“该死!”这个时候,钱程低声骂了一句,不忿说道:“每一次都拉下那块该死的布,什么都看不见,为什么就不能忘掉一次呢,老天爷呀,您老大发慈悲啊,希望对面能有一天忘记拉布幕,让在下一饱眼福啊!”

闻言,祝天被其逗笑了,敢情这家伙不天天期望实力增进,而是盼望着这种事情。

祝天神色正常,心里更是毫无波澜,曾为地球人的他,再怎么露骨的他都看过,二十一世纪的女人太奔放了,而又是信息满天飞的时代,他免不了看个一次二次,久而久之也就免疫了。

何况还有一块布幕阻挡着呢。

与其浪费时间在如此无聊的事情上,还是回房继续尝试凝练元气,想到这,祝天转身就要跳下树。

钱程一把将其按住,低声道:“你找死呀,现在动一下必然会被发现,这些姑奶奶可不是什么善茬!”

祝天心下欲哭无泪,走也不是,不走也不是,转念一想,还是不走,若是被发现了,自己少不了一顿打,还要落个无耻流氓的标签。

“哎!只能看着影子想象了,煎熬呀!”钱程颇为无耻的嘀咕。

祝天则是白了他一眼。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