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女生 > 庶女成妃
庶女成妃

庶女成妃 大话西游 著

已完结 杨安陌

更新时间:2021-10-10 05:10:19  人气:
《庶女成妃》由网络作家大话西游所著,终于迎来了精彩的大结局,杨安陌这两位主角会有怎样的结局呢?是悲伤或是喜悦或是幸福,这些悬念都将在这章精彩的结局内容中为你揭晓,精彩内容如下:不受宠的庶女成为棋子入宫,却不想皇帝早已知道她爹想要谋反,庶女在娘亲被府中姨娘姐妹所害之后成为皇帝心腹,与皇帝交易,反攻亲爹。...
展开全部
推荐指数:
章节预览
被柳依云威胁的小菊没有办法只得领了这害人的任务前去准备了。此时回到合欢殿的郑合欢还在回味在冷宫发生的事。原来秦墨和她一样,娘亲的地位都是低微卑下,人也是善良得任人欺辱。而她们的结局却是一个永住冷宫一个永远的离开了人世。郑合欢看着那探入窗内的春日娇花,心头怜爱之意顿起。纤纤素手攀上枝头轻抚着那薄嫰的花瓣。就是因为地位不如人,自己又软弱才会被人欺辱踩在脚底,但凡是个狠辣的主就算地位低人一等又有谁敢欺凌?就若这枝头小花,便是再弱小也要寻着暖意往好处长。花都知道如此方可长久,那她又岂会不知?她愿意帮助秦墨,不仅因为他是最有可能赢的人,更因为他能让自己这朵无名小花开到自己想开的人的手中。想到日后能和安陌幸福在一起的日子,郑合欢轻笑出声,那暖人的阳光洒在她的面庞上极为柔婉。她折下那树花,命小翠寻了个淡青色的花瓶插&上。即是贪春恋暖,那干脆就进屋子吧。“想不到爱妃还有惜花之意,”秦墨撩开帘子进门,“朕还当爱妃会捏碎那些花朵,让它们再进不该进来的地方呢。”郑合欢听出这句话意味不对,知道秦墨是在趁机说笑她,说她不该进这宫来,然而若是她不进来又谁来帮他搜集证据呢?她起身行礼后淡淡道:“皇上哪里知道,这进来到底好不好只有进来过得人才有资格说,亦也只她自己才知道。”“哦?”秦墨觉得破有意思,这女人难道不后悔?还是说她巴不得现在要让他们郑府的人死绝?“那你说,这花进来了她后不后悔?本来人好好开在树上,就是花谢了也有冬去春来之时,你这样折了别人养在这么个地方,看着开得一时比外面的好,实则却是断了人的根基,所谓落叶归根,这落花又怎么能随流水而不归根呢?”郑合欢挑挑眉,都这个时候了秦墨还来这一出。这是恶趣味来了还是放心不下她?毕竟按照寻常女子来讲,一生活着都只是为了父母宗族,又怎么会想把他们置于死地?“皇上这话错了,你又不是这花。须知这世上从来是落叶归根,而落花却大多是随了水的。”郑合欢啜了口茶,“无论是这花还是这叶,臣妾只知道它们都只开这一季,会轮回生生不息得从来都不是花和叶,而是这树木根基本身。皇上,臣妾的这朵花只想在这殿内求得一世安好。”“好!”秦墨极为赞同,小翠亦是他的人,所以他并不担心,“即是如此,那朕就许这花一世安好,而相对的这花也得做她该做之事,切莫反悔。”“这是自然,事成之后皇上须得记得曾答应过臣妾的事。”听到这里秦墨心里不免觉得刺痛,这人都还在他眼前呢,就敢一心一意得想着自己的情郎。这胆子是不是太大了些?话虽如此,秦墨还是笑着答到:“自然,落叶飞花,再合适不过。”“如此甚好。”郑合欢说完后就撑着脸颊假寐,这无疑是给秦墨下了逐客令。秦墨就当做不知道,他对小翠说:“小翠,午膳朕今天就在这里用了。去传膳吧。你看你们娘娘都饿的没有力气再陪朕说话了。”郑合欢听了差点没跳起来打他,这个人真是厚脸皮卑鄙无耻,亏得还是一国之君。真不知道平时和朝臣们相处时是不是也是这幅模样。无奈她此刻即是假寐那就断断不能立马起的,秦墨一直在对面看着案上摆的那瓶花,眼光有意无意得扫过郑合欢的脸。郑合欢有几次悄悄虚开了一道缝,偷偷打量秦墨在干什么。结果刚虚开个缝就看见秦墨像用种赏玩得目光看着自己,她不觉羞了脸,瞪他一眼后继续假寐。而秦墨则是低声在那里偷笑,这女人着实有趣得紧,就是实在不该进来。秦墨有些懊恼得捶捶自己的脑袋,他难道是后悔了?不不,一座江山一国天下怎可同一个女子相比?更何况此女子不倾城来不倾国。然而秦墨忘了,让自古英雄男儿难过美人关从来不是倾城倾国,让君王弃这一座江山一国天下的单只需这独倾我心。“皇上,御膳房的公公们上膳来了。”说罢便有众多公公们低着头端着个精致食盒,或是两个人担着担子进来。很快满桌子的佳肴就已经布满这一桌子。看着继续假寐的郑合欢,秦墨难得温和得对着她笑道:“还不快醒了,给朕夹菜。”闻言郑合欢只得下了榻,心想这个秦墨又在打什么注意算盘?他们是合作利用关系,除了双方的共有的利益外本应该没有任何交集的,然而这人现在让她给他夹菜?真是……需不需要臣妾嚼了喂你啊?郑合欢突然想嘴臭来这么一句。但是估计说了她也得去冷宫走一遭。“好的,皇上~”郑合欢一改本性凑上前媚着声道。让旁边的宫女太监们都吓得一哆嗦。秦墨还好,就是筷子上夹着的菜掉进汤里溅了他一手而已。秦墨嘴角抽搐,本来瞧着她有趣想逗逗郑合欢,结果反而被她作了一回。他悻悻得笑了笑然后什么都没发生过一般继续吃菜。“你过来,今天的菜味道和平时的都不一样。你来尝尝。”秦墨想着到这里来就是好啊,接触到的人是新的,连饭菜的口味也是新的。说罢,秦墨拉着郑合欢坐下,还往她的饭碗里夹了些菜郑合欢略微无语,不是该她夹菜给这皇帝么?她默默抽动嘴角然后把菜都吃了下去。“做得怎么样?午膳郑合欢用了没有?”柳依云问着下面跪着的小菊。小菊现在还有些腿软,这种害人的事她是真的不想再做了!然而她还是尽量恭敬得回道:“娘娘,午膳按照娘娘的吩咐把药下了进去。现在合欢殿已经传了膳,只是……”“只是什么?”柳依云焦急得问道,难道是被发现了?不可能啊,她这药银针也探不出来啊!“只是,皇上也在那里……”小菊鼓着勇气说道,“现下怕是已经吃了药……”“混帐!”柳依云一脚踢开小翠,小翠被踢后不敢大声哭只能在那里不断的抽噎。“皇上在那里你怎么不早说!怎么不早点过来回本宫的话?枉你还跟了本宫这么多年,真是没用!废物!”柳依云气急败坏,又因为担心秦墨干脆直接去了合欢殿,连一个人都没有带上。这可是猛毒啊!万一皇上有什么差池,那她怎么办?他们柳家怎么办?郑合欢吃了一口然后赶忙把菜都吐了出来,就着案上的酒壶就开始狂喝。秦墨不明所以,还以为她是被辣住了,连忙问她怎么了。郑合欢含糊不清得说道:“皇上这菜有毒!赶快,宣太医!”说罢她就去帮秦墨推拿,让他把刚才吃的都吐了出来。方下又命人赶紧端来水给他们和稀释稀释毒性。等这一切都做完了,太医也都风风火火得带着医药箱跑过来了。两位太医分别给秦墨和郑合欢把过脉后都松了一口气,说了一些暂时的解毒之法后就开始几个人凑着商量解药配方了。这毒猛烈是猛烈,但是就是发作缓慢,及时发现还有救,若是再等个两三天毒发了那就可是真的完了!到时就是死了那也是不明不白啊!郑合欢从前就是因为备受人欺负,所以极少出去见人,然而就是如此那些人也还是没有放过她。后来她干脆去了她们府上的书库,她爹是太傅府中藏书自然不少,她待在那里也乐得安静自在没人打扰。索性就常去那里看书,加上她本身聪慧,一本书看个两三遍也就记牢了。而所幸那书库中有不少的医学之书,郑合欢看得也就多了,这毒虽猛烈但只要发现的及时也是可以解开的。只是不知,是谁这么厌恶她到了这种地步,她才来几天就要置她于死地。当真是恶毒至极。郑合欢思前想后,觉得只有这两个人嫌疑最大,一个是柳依云,另一个自然就是她的好姐姐郑佳欢了。郑合欢皱皱眉,柳依云嫌疑最多,动机也最足,郑佳欢虽然讨厌她,但是自己目前对她还是有用的,她不会因为这几天皇上离她近了些就在那里吃醋发飙,甚至想要除了这个可以助她夺得皇后宝座的棋子。郑合欢浅浅笑了笑,还好她和皇上都没事,不然她可就惨了。一定会被柳依云诬赖成是她毒死了秦墨,甚至可能还会牵扯出安陌,说什么她是因为恨秦墨拆散了她和安陌,因而要与他同归于尽。虽然这样郑府依然会被牵连,依然会被诛连九族,然而这种同归于尽的感觉可不好。她郑合欢要和安陌一起活下去。“给本宫让开!”正在郑合欢胡思乱想之间,门外传来一个女子焦急而又有些自傲得骂喊。郑合欢一听这声音就知道是谁了,这来人可不是那位云贵妃么?“贵妃娘娘,这皇上和娘娘都才出了事正在休息奴才就是有一百个脑袋也不敢让娘娘进去啊!这要是打扰了太医们诊断皇上病情,这罪名奴才和娘娘可都是担待不起啊!”门口问询而来的李公公焦急得解释道。这皇上和合妃娘娘都才刚出事,怎么这么快就惊动了云贵妃哟,这可不是个省事的主。“滚开!你敢拦本宫试试?明儿就让你掉了脑袋!”柳依云再次威胁道。“让她进来吧。”这时候秦墨发了话,那门口的侍卫和太监也就没拦了,站一边让这夜叉进去了。“云贵妃好灵的消息。”秦墨面色不善的说道,他和郑合欢才中毒没多久,那些传太医的奴才更是不敢耽误事的,怎么现在才出事不久她柳依云就得到消息来了?这是因为她在朕身边安了眼线还是因为她就是那个下毒的人?想到这里,秦墨看柳依云的神色就越发的古怪。那眼神冷的让柳依云看得心里直哆嗦,她慌忙跪下后道:“臣妾知错,臣妾是因为太过于思念爱慕皇上,这才时刻派人注意皇上的动向。”说罢她掏出绣帕落了几滴泪哭了起来。秦墨见她如此也就不好再说什么,只吓唬她以后要是再这么做他也就派人一天一夜得也盯着她看,连上厕所洗澡都跟着看。柳依云顿时满脸通红,直说不敢了不敢了也就完了。秦墨禁止鄙视传出,唯恐打草惊蛇。连太后和自己的母后他也没有告诉,毒还没有彻底清除的那几天他也依旧上朝处理实务,等太医们研究好药房给郑合欢试过了之后再给了秦墨喝。郑合欢在明白自己不过是个试药的人之后也没有太大的委屈或者是愤恨。她和秦墨是互相利用的关系,准确得来说是秦墨是雇主给她想要的让她帮忙完成任务,而她自然不能让他死了,试药这活计让她来再合适不过。郑合欢二话没说端起那一碗黑不溜秋的药“咕噜咕噜”就喝了下去。没过多久就觉得中毒之症稍有缓解,整个人也轻松了不少。事后太医们就照着方子斟酌着剂量给秦墨送上了一碗。秦墨虽然并不知道已经有人试过药了,但他还是将药一饮而尽。完了之后他砸砸舌道:“有点苦,给合妃送去没有?”他一边说一边批改这几天积累下来的奏章,在朝堂上他可以装得若无其事,然后下朝后就实在受不了了,以至于这几天的奏章他都没有看上多少。“送了送了。”送药的太监想要表明自己和太医们的赤胆忠心,“太医们药房一出来赶紧就煎了一副给了合妃娘娘,娘娘试过了有效才端来给皇上的。”秦墨听见了“啪”得一声合上了奏折,脸色也变得极为阴沉。“哦?送给了合妃让她试药了再来端给朕的?你们可真是忠心。”那太监听出这话的意味不对劲,吓得直接跪下说道:“是……是的,奴才们对皇上的忠心日月可鉴。”秦墨听了直接一叠奏章就打在了那太监的脸上。那太监吃痛却又不敢嚷嚷不然遭殃的就是他的脑袋了。“既然忠心,那怎么替朕试药的是合妃而不是你们?!”秦墨冷声问道。“这……这奴才们也想啊,就是没有中毒,没福气帮皇上试药。”“哦?”秦墨拿起另一本奏折耐着性子在看,他头也不抬的说:“那怎么你们不吃了那菜再去试药?”“这……”那太监此刻头上全是汗珠,密密的挤在一起又缓缓顺着眉角流下。他心里揣度着秦墨的意思,皇上这是让他去死么?顿时那汗就流的越发快了悠哉悠哉的挂在下巴处就是不掉落,他想去擦觉得浑身酸软尤其是腿简直就连站起来的力气都没了,又觉得那擦了那汗他的脑袋也会像那滴汗一样被抹去。然而那汗珠终于还是落下,滴进了绒毯中。秦墨挥挥手厌恶得说道:“下去下去,别脏了朕的地方,以后就别进来了!”“是。”那太监自觉捡回了一条命赶紧爬着出去了,那模样让秦墨看了哭笑不得。他有这么可怕么?秦墨放下手中的毫笔,他的头脑中不自觉想起了一个人,郑合欢。或许是因为这个人和他是互相利用的平等关系,又或许是因为其他原因。总之这个女人在他的面前从没有表现出别的女人在他面前所表现出的害怕和谄媚。怕也就是因为这个原因,他才会觉得这个女人是真实的和他站在同一个高度说话不用低着头更不用仰着脖子。而或许也正是因为这一点特殊关系,他才会对郑合欢这个女人有着别样的情绪吧。或许是因为在这燕瘦环肥美女如云的地方,突然出现了郑合欢这么一个平淡普通的女子让他觉得别开生面,新鲜了?很快,秦墨摇摇头否定了这个想法。那个女人还有个情郎呢,叫什么安陌,这是什么破名字,安陌,按摩?秦墨憋憋嘴,对安陌这个男人有了一种敌对的不友好情绪。合欢殿殿内,小翠眉开眼笑得过来找到郑合欢。郑合欢看她乐成那副模样还以为她是捡了银子,还不及她问小翠发生了什么事就看见小翠一脸兴奋的说道:“娘娘恭喜,恭喜娘娘。”郑合欢不明所以,秦墨赏她钱了还是赐那家人死无全尸了?“什么事?”“娘娘,那日娘娘不是因为自己被当做试药的在那里伤神么?今日我才听李公公说,皇上不知道这事,后面有个太监想借此表明忠心邀功,被皇上赶出去了!”郑合欢抽抽眉角,她那天伤神了么?伤神了么?她和秦墨又不是那什么关系,不就是试药么她会伤心?显然,郑合欢有些愣了没反应过来,她此刻还一直纠结在她到底有没有伤神的地方。而小翠却在那里一直叨叨,说什么“皇上人真好,对娘娘也是极好的。”还有什么“从没见皇上因为这种事骂过奴才呢,可见皇上替娘娘做得这次主是实实在在的心疼娘娘。”她伤神了么?伤神了么?她明明一直都很能理解的,她伤神了么?郑合欢依旧卡在那里转不过弯来。她为什么要伤心?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