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都市 > 超抽系统
超抽系统

超抽系统 东邪007 著

完结 王小二花柳

更新时间:2021-11-25 06:17:48  人气:
《超抽系统》是东邪007写的一本都市小说,内容新颖,文笔成熟,值得一看。《超抽系统》精彩章节节选:【2017火爆爽文】王小二重生平行界,本意“做做文抄公,发发记忆财;喝喝小美酒,泡o泡o小o美o妞”的悠闲生活,可是超抽系统的强行加身,让他的一切都变得不可预知了起来。赚钱,打怪,升级,上巅峰——又是这样吗?自古深情留不住,唯有套路得人心。已有百万完本作品,请放心收藏、推荐、打赏!

...
展开全部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章节预览

“没事!我——靠!你这么抱着我干嘛?”

刚才那突如其来的超级刺痛来得猛烈,去得迅速。王小二一经朱富掐醒,便发现他一切已经完全正常,刚要回答朱富的问话,却发现自己被这厮以一个极其暧昧的姿势搂抱着,感觉怪异无比,吓得惊叫了起来。

“呃!这——”朱富大窘,无语之极。

刚才他为了弄醒王小二,便让王小二的腰背靠着他的左腿,左手则搂着他的颈脖,一时之间自然还保持着这个姿势——这他么的有什么?

让王小二平躺着掐人中不是不可以,可是他的便宜师傅跟他说过这法子掐是最见效的啊。

现在事实也有力地证明了师傅的所言不虚。

只是这大人的这反应——真是莫名其妙、不可理喻!

莫非大人的脑子刚才抽坏了?

不过朱富可是混过梁山大集团的人,对人心的分析、事情的判断、场面的把控自然有他的一套方法:不管目前王小二的心意如何,他这个下属总是要服从的。

立马弹开手脚,摔这不知好歹的东西一跤?

咳咳咳……朱富可没有这种犯二亦犯上的心思。

只见他微微一笑,也不分辩什么,却是伸出右手,将王小二拉了起来。

王小二自然顺势而起,对朱富这个“笑面人”不再说些什么。

其实王小二在大呼小叫之后也立即意识到了自己的失态,不过他自然不会跟朱富解释原因。

原来上一世的狱中,那个“狱中之龙”就极其喜欢以这个姿势抱着他那些五大三粗的男宠玩撸杆……每每想到那番情景王小二就鸡皮疙瘩层层突起、毛骨悚然、龙软不举……

这也是为什么王小二现在这么激烈条件反射的根本原因。

即便现在再世为人——可那种严重污染环境的事情怎么能跟人提及?哪怕这个人是对他百分之百忠诚的下属。

“虎哥,刚才我晕了多久?”王小二摇了摇脑袋,将多余的思绪甩掉,抬头望了望,感受了一下时空,便出声问道。

朱富整理好笑容,“没多久!也就大约两分钟!大人,你这是——”

“叫我小二哥吧!身边和我亲近的、熟悉的、认识的,都这么叫我。”王小二打断朱富的话,见朱富目露惊讶之意,便又接着说了句:“我喜欢大家这么叫我!”

小二哥?

喜欢这称呼?

还真别说,王小二就是喜欢别人这么叫他,无论上一世还是现在,都觉得这个称呼特别的亲切。

小二哥,本来泛称市井青年男子,旧时称旅馆、茶店、酒肆的侍应人员。

王小二当然不是什么侍应人员,可是他的名字就有“小二”二字,别人给他加个“哥”不是挺中听的吗?

哪怕别人的声调中可能带着某种调戏,王小二也是有呼必应,乐此不疲。

王小二,随爹姓王,1982年2月2日凌晨2点22分出生于桂西的小镇乡村,家中排行老二,因为逢“2”较多又比大哥小,故名小二——其老妈是这么解释他的名字来由。

王小二小时曾经想过:假如这因二而二的名字是老爸起的,倒也符合他只读过一年小学的水平。可是这名字是老妈起的啊,她不是堂堂本科大学生吗?怎么这水平——和她的知识能力极端不相称!

不过后来王小二明白了……

得!名字嘛,本来就是一个代号而已,叫啥不行啊?

即便人们叫他阿猪阿狗阿猫等,他不也还是他吗?

反正不知什么时候起,身边的人无论年龄大小、远近亲疏,都喜欢叫他小二哥,最后就是老爸、老妈、大哥、小妹、甚至爷爷奶奶也以小二哥相称……

总之,叫的人多了,也就习惯了,甚至还有点喜欢,不叫这个反而不太适应。

所以现在,他非但毫不介怀朱富这么叫他,甚至强烈要求朱富以此相称。

可朱富生活在水浒界的年代是封建时代,那些酒肆、客栈的服务人员往往是出身于最基层的老百姓,而人们为了方便称呼,也要给他们取数目字代号——老板叫“店老大”那是当仁不让,识两个字能记账的叫“先生”,至于那些服务跑腿的也就被人们称为“店小二”或“小二哥”了。

所以,哪怕朱富已经获得猪脑的基本知识灌输,但一些根深蒂固的东西,却自然而然地有所反应,亦是正常。

可是,现在“老大”发话,岂能不从?

朱富笑脸依旧,内心却变幻万分,衡量再三,终于还是恭恭敬敬地叫了一声:“小二哥!”

“诶!这就对了嘛!”有呼必应,王小二甚是开心,“哈哈哈……虎哥,孺子可教也!”

“呃!”朱富无语,只得陪笑。

看着此时有点发窘的朱富,王小二点犯难了起来。

本来想找猪脑咨询一下朱富的具体情况,可谁料这不靠谱的东西居然突然再度抽风,只匆匆留下“系统更新”便消失不见,大脑中的系统完全当机,连王小二这个宿主也进入不得,白白脑子挨了一抽,在朱富这个第一手下面前华丽扑街。

超抽系统!超抽系统!莫非这个“抽”主要体现为抽风?

这可不?从系统绑定到现在还未满12个小时,就连挨了两抽。得亏这次抽风没有绑定成功刹那那要人老命的锥心刺骨,否则王小二实在没有把握还能挨得了几次这种炼狱似的抽风。

下来还会不会是这种频率的抽风?王小二心中实在没底。

可惜“我命由人不由己”,不能当家作主的王小二也只能用摇头叹气来表示自己的无奈了。

系统已死,有事烧纸。

不对,应该是“系统已抽,有事自理”。

所以现在王小二最主要的事情,便是安置朱富这个凭空出现的大活人。

“虎哥,你有什么能证明你身份的东西吗?”王小二问道。

身份证?户口本?有吗?没有吗?这系统制造出来的产物不会都要他来解决吧!?

须知这里是帝都皇城、天子脚下,全国法治力度最大的地方,真不敢相信一个没有任何身份的人能在这里怎么混。

假如猪脑在,肯定有他的办法。

可现在……

当然,假如实在有必要,他也不介意拨打一下贴遍大街小巷的“诚信办证”电话,花个一百几十块钱来应应急。

“这个真没有!”朱富摇了摇头,果然没有让王小二失望,“智脑大人提示过他会帮我的。不过很奇怪的是,智脑大人好像失联了。”

朱富来自于抽奖系统,自然和掌控系统的猪脑有着特别的联系方式。

奇怪?

一点都不奇怪!

不过王小二也懒得解释系统又抽了,反正他知道朱富肯定也明白猪脑只是暂时性失联,并不是死亡,所以他决定还是先安置好朱富,其他的稍后再说。

宿舍是不能安排也不好安排的,毕竟室友们都还在,这么贸然让一个陌生人住进来——不说室友们愿不愿意,就是他也觉得怪怪的,极不适应。

给他找个旅馆宾馆什么的也不合适,因为那些地方随时面临检查,一不小心朱富就要被当作黑户口抓走,这可不是王小二所愿意看到的。

就让他昼夜猫在这小树林?不好吧!这里是人大那些纯洁男女朋友的欢喜场所,整天让他玩偷窥什么的——要是这家伙也欲火攻身、精虫上脑哪可咋办?须知他可是个实实在在的练家子,虽然不知道这家伙的真实武力值究竟如何,但料想绝大部分的纤纤学子多半是不够他来的。所以,为防不良祸事的万一发生,也避免王小二以后落得虐待人才的口实,这个方法绝对不行。

……

这可咋整?

“啪——”王小二对朱富的安置大感头痛,冥思苦想之时却突然一拍脑袋,“得!择日不如撞时,租房子的事情就今天搞定吧!”

本来吧,王小二打算待欧冠决赛之后,再找个租住的地方好好地研究欧洲杯的购彩方案,撸光膀子干丫一票,一飞冲天向宇宙。

或许,现在已经到了最合适的时候。

说干就马上干,王小二可不是个拖拖拉拉的人。

王小二先回宿舍拿了套球衣给这个体型庞大的朱富换上,毕竟虽然这个年代的时代男女穿着打扮已经各种的奇葩,但是无缘无故地就出现一个穿长衫的年轻人,也还是太唐突了一点。

本着能低调就低调一点的原则——这个衣服必须换,至于头发——这个一时半会倒无所谓,有空再让他修理修理便是。

果然,两人一路杀到人大前门那件附近最出名的小小包子店吃包子,也是没有引起谁谁谁的特别关注。

这也难怪,朱富这厮虽然长发飘飘的有点另类,但是他的笑容却超具感染力,人见人亲,笑面虎的名头过真不是白喊的。

只有叫错的名字,没有起错的外号——果然是极。

不过朱富这厮还真有点混蛋,一边抱怨这包子不咋地,一边风卷残云地干掉十多个。当王小二反问他什么样的包子才算上品的时候,他却愣愣地说什么以前吃过,现在没有什么印象,直把王小二郁闷得想跟他AA制。

就在王小二以为就这么顺利吃完包子,然后办正事的时候,意外发生了……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